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蔚小理快成“旧势力”了?

时间:10-05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54

蔚小理快成“旧势力”了?

文/狗蛋分蛋110月1日,问界官方当了回显眼包。在造车新势力们照常发布9月销量成绩单时,问界独辟蹊径,发了一张标题为“实力全开,势不可挡”的海报,海报的最中央,是一串巨大的白色数字:30000台。按问界官方的说法,新款M7在9月12日—10月1日的短短19天内,日均订单超过1500台,大定总量突破了30000台,成为爆款。评论区里问界粉丝欢呼雀跃,整齐的“遥遥领先”刷屏。不过,不和谐的声音也不少。有疑似理想汽车的粉丝,在评论区贴出理想9月销量数据并留言:订单和销量没有可比性。9月理想交付3.6万辆车,排名新势力第一。而问界的销量尚未公布,按截至29号的数据来看,当时问界仅有0.25万辆交付,排名第十。早在新款M7刚发布一周的时候,理想和问界两方阵营,就有点不对付了。9月18日,一张“疑似理想汽车的员工炮轰问界”的聊天截图,开始在微博上疯传。 这位员工对问界的品牌、销量、产品定位等多个维度,提出了针对性极强的质疑。 本以为这样一张来路不明的截图,多半会和以前一样被“疑罪从无”,没想到问界官方这一回亲自下场做了回应。 9月22日,问界官博发文,标题为: 实力全开,无惧诋毁。 全文内容上和截图所述一一对应,最后还专门留白,用暗红的大字打出了余承东常说的“遥遥领先”。 有网友说,问界的回应看起来就像很久以前流行的“大字报”,挑衅味道十足。 火药味瞬间就上来了。 评论区里两边粉丝吵得不可开交,有不少疑似理想粉丝揪着销量说事,调侃问界是: 嘴巴没输过,销量没赢过。 也许是看到销量短期确实没干过理想,问界粉丝们把输出的火力放到另一个方面,不摆数据只讲情绪: 理想又急了。 他们认为,这次理想和问界互怼,是去年那场竞争的延续。 上一次,问界确实把理想逼急了。 去年7月,初版问界M7上市,凭借和理想ONE同款“大碗”打法,加上便宜了3万块的起售价,M7迅速杀入了国内30—40万中大型SUV市场。 2022年8月份,也就是M7上市的第二个月,理想一共交付了4571辆车,同比下降近51.54%,相比于7月破万的销量直接腰斩。 按照李想的说法:当时因为问界M7的压力,理想被迫提前停产了ONE,紧急上线了新车型L8,为此还赔了供应商10亿元违约金。 事后,李想在发千字微博复盘时直言: 问界M7把理想ONE打残了。 其实在圈内人士眼里,如今的理想,每周汽车大订稳定在万辆左右,已经和其他新能源车企拉开了不小的差距。 但理想也面临着一个困局: 打法太容易被复制。 冰箱、沙发、大彩电虽然能讨国人欢心,但毕竟没有太高的技术门槛。 就像刘慈欣的“黑暗森林法则”,一旦某种打法被发现是受市场认可的,就会有无数厂商争相模仿: 学习理想,成为理想,最终超越理想。 问界对理想的威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这几年新能源车圈实在太卷。 从最早卷配置、卷技术,到如今的卷价格,卷打法,厮杀从未停止。 作为最早的一批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理想也成为了像问界、极氪、领跑等后来入局新能源的品牌们,主动“内卷”下瞄准的靶点。 如同问界用理想打法“打残”理想一样,曾经的新势力快被卷成“旧势力”了。 2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2021年是国内新能源车的一个时代分水岭。 之前,蔚小理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蔚小理”被选作造车新势力的代表,除了进入车圈较早的原因以外,就是各自的风格打法鲜明且突出:理想偏向务实,大碗实惠;小鹏是技术派,擅长智驾、黑科技;蔚来主打高端,更看重服务体验。2014年-2015年,国内新能源汽车正式起步,蔚小理先后入局,三种打法三分市场,开始代表新势力的头部力量。 最初几年,小鹏靠着首款车型G3拉满黑科技,赢在了起跑线,率先迈过10万辆交付大关。 蔚来起步即高端,第一款量产车型ES8,独占国内40万以上纯电SUV市场,是当年真正意义上“国产40万以上最好的纯电SUV”。 理想则靠着ONE一款车型获得了市场认可,在2021年砍下9万销量,登顶新能源单车型销量纪录榜。 那段时间里,纵使有哪吒汽车、零跑等后来者入局,却没有人能真正撼动“蔚小理”在新势力里的地位。 2021年之后,命运的齿轮重新转动,一众老牌车企对新能源市场攻势愈发凶猛。吉利带着亲儿子“极氪”入局,发布了首款车型极氪001;塞力斯和华为联手发布“问界”,M5作为当年华为新品发布会上的压轴产品面市;东风汽车旗下高端品牌岚图正式发布首款车型:岚图FREE。国内新能源汽车圈正式吹响了大乱斗的号角:卷车型,卷技术,卷价格,卷品牌...... 随着越来越多的车企杀入“蔚小理”所擅长的领域,曾经的新势力们也有点招架不住了。 比如小鹏。 2022年,小鹏汽车增速开始急剧放缓,未能完成保25万冲30万的目标,全年仅交付12.08万辆,跌出新势力榜单前三。 颓势延续到2023年,上半年小鹏汽车累计交付41435辆,下滑39.93%,一度跌出新势力销量榜前十。 直到今年6月,新车G6凭借极高的性价比成为爆款车型,小鹏稍微喘过一口气,月均销量回升到一万以上。 曾经的小鹏,在外界眼中是个理科男的形象: 技术一流,其他方面有些“不修边幅”。 比如经常被外界诟病:名字太土,不懂营销。 但过去,凭借过硬的智能驾驶技术,小鹏也能稳稳占据一片天地。 不过当以华为为首,技术更为优秀的大厂进入市场,小鹏理工男的特色就不那么特色了。 再加上销量利润持续下滑带来的压力,小鹏只能开始以价格换销量。 从G6下探20万市场,到最近新款G9发布,起售价降至26万,形成和自家产品G6抢市场的尴尬局面,小鹏原来主打高端智能的品牌,逐渐变成了媒体口中主打性价比的“车圈小米”,品牌价值也随之下滑。 蔚来的日子,也不好过。 9月21日蔚来创新科技日上,立项多年的蔚来手机NIO Phone正式发布。 这款手机好不好用,有多像一加手机,暂且不提。 有意思的是,小鹏汽车CEO何小鹏,托媒体给蔚来汽车CEO李斌带了句话,劝他不要乱花钱: 要勤俭持家。 李斌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有些钱蔚来的确不得不花。 一直以来,蔚来汽车都是以高端的形象打市场。比如蔚来造了新势力里最多的换电站,产品坚持使用双电机,还有已经在今年被打破的誓言: 蔚来永远不降价。 从诞生算起,蔚来发布的几款车型,也基本上都保持在30万以上的定价。 高端没有错,问题是保持高端的成本,太高了。 这次科技创新日上,蔚来还公布了一笔10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事实上,蔚来在两个月前,才刚刚获得中东7.385亿美元战略股权投资。 有不少媒体猜测,之前7亿多难道已经花完了? 也怪不得会有人这么想,因为从财报数据来看:2023年上半年,蔚来的净亏损为107.953亿元,比2022年小鹏一年的亏损都要多。 过去一年的时间,蔚来烧钱超过200亿元,两个月烧7亿美金,真有可能做到。 以前,蔚来在高端市场,基本上没有竞争压力。 但当市场越来越卷,比如当内饰设计被极氪取其精华,车机体验打不过问界、阿维塔,蔚来的一些隐形高端设计,又不能被消费者直观发现时,蔚来的高端在外界看起来,就只剩下了: 价格足够高。 如果想继续保持在用户心里的高端形象,蔚来只能硬着头皮烧钱讲新的故事。 比如这次,在手机迈入折叠屏的时代,蔚来坚持出了一款车钥匙。 随着问界、极氪、领跑等新一代造车势力下场内卷: 理想的“冰箱、沙发、大彩电”失去了独一份儿吸引力;小鹏的技术开始显得平庸;蔚来的高端,也没有了绝对的统治力。 在新一代面前,蔚小理曾经引以为傲的打法,如同长江中的前浪,被后浪无情追逐、削弱...... 3 9月初,据界面新闻报道,继谍照曝光后,小米汽车又有进展,据知情人士透露: 小米汽车已经进入了试生产阶段,每周生产大约50辆样车,预计2024年上半年正式量产。 9月19日,沉寂已久的百度“造车”也迎来新消息: 百度与吉利联手打造的“汽车机器人合作项目”——“极越01”正式下线并开启预订。 前浪们还在和后浪缠斗,随时可能被拍到沙滩上时,又有新后浪加入了角逐。 “新势力”正在被“新新势力”加速内卷。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