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元老层彻底“隐退”,小鹏汽车再现重大人事调整

时间:03-14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45

元老层彻底“隐退”,小鹏汽车再现重大人事调整

3月13日,根据小鹏汽车官网“团队成员信息”显示,公司联合创始人夏珩和何涛已经从“核心管理团队”成员变更为“终身荣誉”成员。而小鹏汽车“核心团队成员”目前共有三位,分别为董事长、CEO何小鹏,总裁王凤英和副董事长、联席总裁顾宏地。在此之前,夏珩和何涛均为核心团队人员,夏珩为联合创始人、联席总裁,何涛则是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而对于夏珩和何涛两人退出公司的传闻,小鹏汽车方面回应称,联合创始人夏珩和何涛将以小鹏汽车终身荣誉顾问身份继续支持公司发展。实际上,有知情人士告诉钛媒体App,夏珩和何涛的退出其实早有端倪,并不在意料之外,只是一直没有对外官宣而已。至此,小鹏汽车最初的三位创始人夏珩、何涛、杨春雷,均已退出公司核心管理团队,小鹏汽车正式进入何小鹏完全主导的时代。“三个人”的创业故事其实,说起小鹏汽车的创业故事,主要围绕着三个关键人物展开。而除了夏珩与何涛之外,另外的一位人选却并非大家熟知的何小鹏本人。真正推动小鹏汽车成立的主导人物,是夏珩、何涛、杨春雷这三个来自广汽的年轻人。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中,夏珩与何涛、杨春雷三人共同创办了小鹏汽车。而在小鹏汽车最初的三位联合创始人中,夏珩曾是广汽新能源中心控制科科长,主导广汽新能源汽车及智能汽车控制系统技术开发;何涛曾主导广汽智能汽车Witstar和无人驾驶样车的开发工作;而杨春雷曾担任一汽大众电动车项目经理以及广汽丰田电动车开发项目经理。出于工作需要,三人经常在一起探讨技术并交流汽车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再加上志气相投,三人的携手也让小鹏汽车凑齐了电机、电池、电控、智能方面的技术。而彼时的何小鹏拉着UC董事长俞永福、YY创始人李学凌、猎豹移动CEO傅盛、腾讯高管吴宵光等多位互联网大佬,作为投资人与夏珩、何涛、杨春雷一起创立了小鹏汽车。换句话说,何小鹏最初只是小鹏汽车的天使投资人。也正因如此,在小鹏汽车创业的前期,何小鹏并没有全职参与到小鹏汽车的管理中去,而是为小鹏汽车提供关于管理、财务、规划等方面的经验与知识。直到2017年8月份,何小鹏从阿里离职,才正式加入小鹏汽车并担任董事长。而同年,创始人之一杨春雷就退出了小鹏汽车股东行列。其实,在大多数人印象中,小鹏汽车好像在成立之初就是这个名字。而事实也的确如此,这里面还有一段关于小鹏汽车命名的小故事。按理说,何小鹏并不直接参与当时的管理,三个联合创始人本不该给公司取名小鹏汽车。但后来发现很多商标已经被占用注册了,本来中意的“橙子汽车”这个命名也未能成型,最后独独发现“小鹏汽车”没人注册。彼时,夏珩还问过何小鹏的意见,何小鹏也没有过多犹豫就同意了。就像我们网游给角色命名一样,一开始本来有心仪的名字,结果被人抢注了,后来就随便起一个,只要没人用就直接凑合了。就是这么随性,甚至可以说是潦草的命名,却仿佛为后来何小鹏的加入埋下了伏笔,也让小鹏汽车在认知中被牢牢打上了何小鹏的标签。2022年11月,小鹏汽车发布公告,夏珩辞任小鹏汽车董事会执行董事,但仍担任小鹏汽车总裁。而在2023年,夏珩又卸任广东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广州橙行智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等多个公司要职。至此,小鹏汽车最初的三位创始人也开始逐渐从公众的视野中慢慢淡去。如果较真来说,何小鹏能否算是小鹏汽车的创始人,这件事还有待商榷。不过,这场“投资人入局,创始人出局”的戏码,却也在另一位行业大佬的身上上演过。要知道,特斯拉最初也由几个懂技术的工程师创办,而埃隆·马斯克投资了数百万美元,条件就是对特斯拉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后来才有了现在的特斯拉。而对于何小鹏来说,谁是创始人如今已经不太重要了。目前来说,小鹏汽车高层只剩一个“声音”,那就是何小鹏本人。而如果条件再放宽一点,或许还有王凤英的一席之地。王凤英接棒,回归“传统”的小鹏汽车今年春节开工第一天,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就在开工内部信中提到:“今年是小鹏第十年,业绩要翻倍以上,组织要补充完成所有短板,经营要开始走向高质量第一步。”这一幕或许正是何小鹏对此次高层调整隐晦的预告,而圈内人也大多只是看破不说破。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夏珩、何涛等一众元老层的“隐退”,与王凤英的加入脱不了关系。要知道,2022年小鹏汽车销量等各方面不佳,甚至可以说遭遇了品牌成立以来的“最低谷”,而当年小鹏汽车就开始了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而等到2023年1月,王凤英正式加盟小鹏汽车并出任总裁,随后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组织架构改革。2023年3月,在内部组织管理结构上,汽贸和UDS两个渠道团队完成合并;销售体系上,全国两大渠道的销售大区撤除,调整为小区制。变革期间,小鹏汽车的高管也有不少变动。除了夏珩辞去执行董事职务,还有小鹏汽车CEO助理李鹏程、自动驾驶副总裁吴新宙、动力总成负责人刘明辉、小鹏汽车自动驾驶AI负责人刘兰个川等高管离职。2023年9月,何小鹏在G9发布会上曾说,“在去年小鹏上市公司的财报中有12个高管,在今天还剩下来的高管只有两位。”而2024开年之后,小鹏汽车的高层调整依然处于一片动荡之中。目前,小鹏汽车内部正在经历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由小鹏汽车总裁王凤英主导,调整会涉及市场营销、人力资源、生产制造和产品规划等多个部门。其中,人力资源的调整会成为这次调整的关键任务。2024年初,前长城汽车制造总经理张利加入并接手小鹏汽车生产制造,原制造副总裁蒋平退休;前里斯战略咨询高级顾问江子杨加入并接手负责小鹏汽车产品规划;原数据智能中心负责人黄荣海调岗负责人力资源部门,原负责人陈丹已离职;原营销副总裁易寒离职。此番,新加入的人选中有不少是王凤英的老熟人,而小鹏汽车原有业务管理层很多都被替换成王凤英的旧将,元老派都被边缘化。考虑到王凤英的履历,足见何小鹏对于王凤英的信任。而王凤英主导下的“直营+经销”混合的创新模式,也很快在小鹏汽车内部得到执行,去年7月,小鹏汽车开始陆续关闭低效的直营门店,转向加盟模式为主。日前,又有经销商向媒体表示,小鹏汽车开始要求经销商储备库存,每个月要跟小鹏汽车采购目标销量一半的车辆。按此测算,今年小鹏汽车的销量目标是28万辆,相比去年14.16万辆翻倍,此举相当于保底了全年一半的目标销量。对此,小鹏汽车确认了该消息的真实性。“半个月库存是为了更快地交付,提升效率,让经销商有车卖。国内经销商一般采用两个月库存,半个月库存并不是压库,而是我们‘直营+经销’混合的创新模式。”在业内人士看来,小鹏汽车从直营模式向经销模式的转变,是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和提升市场竞争力。直营模式在品牌控制和用户体验上有优势,但同时也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和人力。对于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的小鹏汽车而言,经销商模式可以成为其扩大市场份额的有效手段。而所谓的要求经销商储备库存,就是汽车厂商直接把车批发给经销商,快速回笼资金,由经销商承担资金和库存风险。此前,王凤英就曾表示,“销售模式的改变,不仅大大提升了经销商的积极性,也大幅降低了我们的回款风险。”据知情人士透露,小鹏汽车从去年12月起,要求经销商从小鹏采购车辆,储备库存,而当月小鹏就完成了月度销量目标。同时,小鹏汽车为了鼓励经销商多卖车,近期调整了销售政策,基础返点下调1个百分点,激励佣金上调0.5个百分点,完成双月考核的经销商至少能拿到总车价的5.5%,而如果没完成,佣金则比之前更低。可以想见,小鹏汽车的创新策略不仅是对传统汽车销售模式的一次挑战,也是对其供应链管理能力的一次提升。通过储备适当的库存,小鹏汽车有望提升交付效率和销售潜力。但从另一方面而言,小鹏汽车此举也难免有传统车企“压库存”的嫌疑。毕竟,从最新销售数据来看,2024年2月小鹏汽车共交付新车4545辆,被寄予厚望的小鹏X9也仅交付144辆。作为对比,同期理想汽车销量达到20251辆,而蔚来也售出了8132辆新车,甚至就连专注高端市场的腾势也卖出了4598辆,略胜小鹏汽车的4545辆。可以说,不管是领导层的逐步补强,还是销售份额的拓展,对于如今的小鹏汽车来说,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接下来,就要看何小鹏、王凤英、顾宏地三位“新核心管理团队”成员的手腕了。(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常笑,编辑|张敏)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