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陕西信达,重蹈凤铝覆辙?

时间:09-29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147

陕西信达,重蹈凤铝覆辙?

   陕西信达也许只有退出NBL这一条路了。2023年9月24日,NBL官方与深篮体育公司发文,因为在总决赛第一场中,基于陕西信达罢赛的违规行为,给予处罚:一,罚款一百万人民币;二,取消评奖资格;三,取消本赛季全国男子篮球联赛比赛成绩;四,将违规情况报请中国篮球协会纪律与道德委员会追加处罚。这意味着陕西信达在未来三年内通过准入制进入CBA的希望完全破灭,似乎只能鱼死网破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儿,此时的陕西信达,很容易让人想起15年前,另一支愤而退出中国篮协的NBL球队,广东凤铝。2008年7月5日,NBL联赛结束,广东凤铝名列第一,天津荣钢第二,青岛双星第三,这三支球队也进入CBA准入评估。评估小组由时任篮协党委书记的刘晓农带队,前CBA首席执行官张雄也是小组成员之一。CBA准入制度是从2004年开始,彼时中国篮协取消CBA升降级,取而代之的是准入制。2004年、2005年、2006年,云南红河、东莞新世纪与浙江广厦通过准入制加盟CBA,无一例外,他们都是NBL冠军。2007年,天津荣钢拿到冠军,但在准入评估中软硬件没有达标,经过投票,未能晋级,这一年,NBL球队没有球队进入CBA。2008年4月,篮协召开会议,推出《2008-2009赛季CBA职业联赛俱乐部准入实施方案》,再次扩军。尽管当时给出两个名额,但其中一个名额在外界看来已经有了归属,那就是奥神,篮协一直希望奥神回归,然而奥神坚持将主场设在澳门,不符合篮协规定,双方还在持续拉扯。8月7日,CBA准入评估结束,凤铝、天津与青岛都顺利通过。凤铝认为他们稳了,一方面,凤铝觉得评估小组对他们很满意,时任凤铝俱乐部办公室主任的谭杰说,“尽管篮协没有明说,但一些官员私下聊天都认为我们各项工作是做得最好的,说我们肯定是没问题的”。另一方面,凤铝认为他们成绩第一,包括老板吴小源在内都觉得,“既然我们成绩压过天津,那就没问题了”。按照当时的准入规则,关于成绩一项的评分是以过去两个赛季为基准,最靠近准入评估赛季的成绩积分判定系数更高,凤铝在2007年拿到NBL亚军,2008年是冠军,这一项确实是当时NBL第一名。而现实给了凤铝一记闷棍。2008年9月4日,CBA联赛委员会投票,有投票权的16位委员经过无记名投票,天津荣钢拿到8票,直接晋级CBA;青岛双星得到7票,作为替补;佛山凤铝1票,彻底出局。值得一提的是,投票的16位委员,只有8位是CBA俱乐部代表,4位是篮协代表,4位是赞助商和媒体代表。CBA俱乐部代表太少是因为投票规则所限,只有投资人才有投票权,俱乐部总经理没有,而当时参加会议的大部分是俱乐部总经理。9月5日,凤铝前往篮协讨要说法,如果不能改变投票结果,他们将进行法律诉讼,篮协负责接待他们的正是评估小组的成员张雄,双方谈了一个多小时,当时张雄还不清楚的是,凤铝一方携带了录音机,其实已经做好撕破脸的准备了。“我一直在宽慰他们,还举出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失败的例子,2008年,北京不也举行奥运会了吗?”9月6日,凤铝在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吴小源当时脚伤未愈,拄着拐杖参加新闻发布会,并且多次放出狠话,“如果讨不回这个公道,我是没有信心玩下去了”。在新闻发布会中,凤铝首先质疑投票这一程序存在的必要性,因为在之前颁发给NBL球队的CBA准入制度规则中,没有提及最终是由投票决定,吴小源更是愤怒地说,“投什么票?我们成绩最好还投什么票!”但这一点遭到篮协和俱乐部的反驳,篮协的反驳中规中矩,“自从选择准入之后,前两次我们都是通过投票决定,佛山凤铝也应该了解这一点”;CBA俱乐部有些人的话就有点冲了,“NBL的规则看不到(投票),但CBA的规则有明确说明,凤铝看不到是因为他们还没进入CBA”。随后,凤铝又质疑投票的公平性,吴小源说:“中国篮协是中国篮球的黑大头,让你投票敢不投么?这样搞绝对是滋生腐败。迟早CBA的俱乐部会变成某些篮协官员的掘墓人!现在这样搞,让很多CBA俱乐部都不用心搞竞技,而去钻研潜规则了。中国篮球有些地方比足球还黑!”9月8日,CBA召开新闻发布会,张雄就凤铝的质疑发表了四点回应,强调评估、投票是符合流程且合法的,表态不惧怕与凤铝对簿公堂,与此同时,篮协也表示,CBA大门始终是敞开的,NBL球队未来还有机会。篮协仍然希望能安抚凤铝,9月18日,时任中国篮协主席的李元伟前往东莞观看亚俱杯决赛,特地与广东媒体长谈,提及三点,一,投票程序是正确的,不容辩驳;二,CBA会有球队退出,凤铝未来还有机会加入;三,中国篮协会加大对NBL的开发,即便不进入CBA也会有更大发展。可这样的“画饼”显然不能让凤铝满意,而随后发生的事情更是让凤铝彻底爆发。9月21日,奥神因为球馆问题难以和篮协达成一致,未能通过准入评估,青岛双星以替补身份获得2008-09赛季的CBA参赛资格。9月23日,凤铝俱乐部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权。同一天,中国篮协发布《关于广东凤铝俱乐部准入问题的声明》,其中提到“竞赛成绩只是NBL俱乐部获得CBA准入评估资格的必备条件,但能否获得CBA联赛参赛资格,最终要由联赛委员会,包括CBA俱乐部代表在内的委员表决。”以及不惧怕与凤铝对阵到底,“希望广东凤铝俱乐部的相关人员尊重客观事实,不要继续散布无中生有、歪曲事实、混淆视听的言论,中国篮协保留使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权利。”至此,结果已经无法改变,但凤铝仍未放弃。10月6日,凤铝俱乐部办公室主任谭杰与两名律师前往体育总局,递交了一份申诉书,请求总局数销CBA联赛委会的决定,还凤铝CBA资格。因为国庆放假,总局相关领导没有上班,申诉书先交给了值班室,然后由值班室进行转达。10月7日,CBA联赛委员会召开临时会议,再次投票。25位有投票权的委员来了21位,另外4位缺席的委员也分别派出代表,并提交经过联赛委员会签字认可的授权书,由代表行使投票权。投票过程非常简单,佛山凤铝、天津荣钢与青岛双星三支球队后面打勾,只能选一支或两支球队。最终,25人都给天津打勾,24人给青岛打勾,没有一人给凤铝打勾。临时会议之后,CBA16支俱乐部联合发布5点声明,强调“CBA联赛的规则必须得到尊重和维护”。10月21日,国家体育总局对凤铝的申请给出回复,尽管凤铝没有将相关文件公布于众,但他们透露这份回复只有150字,明确拒绝凤铝的要求,建议凤铝“‘依法向有关社会团体’提出信访”。10月22日,凤铝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对中国篮协的起诉立案的诉状。按照规则,法院会在七天内给出是否立案的回复,凤铝方面对成功立案充满信心,他们的律师甚至告诉在场的媒体,“如果立案,凤铝百分百胜诉”。10月2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凤铝的诉讼不符合条件,不予受理。11月2日,广东凤铝决定放弃向最高人民法院起诉的权利,同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出中国篮协组织。谭杰在宣布退出时泣不成声凤铝在退出篮坛之后,曾希望将球队整体打包转让给广州体育局,但最终未能成行;期间也考虑将球队出售给新疆、甘肃等地的俱乐部,由于大部分球员不愿意去北方,转让也就此作罢。到2009年1月,凤铝遣散了一二线所有球员,按照俱乐部的说法,“我们已经为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离开广州的机票都是俱乐部买的,所有球员的工资都发到了离开佛山当天”。凤铝退出风波中,舆论偏向凤铝,基于一个朴素的原因,“为什么在都通过准入评估之后,NBL排名第一的球队无法进入CBA?”篮协口风不完全一致,官方发言始终强调准入评估的合理与正确,但李元伟或许临近退休,敢于发言,私下给出另一个理由,那就是当时CBA南方球队太多,为了CBA的整体发展,需要增加北方球队。因为在2005、06年的准入制度下,进入CBA的东莞新世纪和浙江广厦都是南方球队,此外,当时广东已经有宏远与新世纪两支球队,再多一支球队也无法为CBA打开更多市场。其实篮协还有一个不宣于口,但在各种回击中都隐晦强调的理由,凤铝冲击CBA的过程过于“急功近利”。2006年,凤铝成立俱乐部,就是冀图快速冲进CBA,两个赛季他们加起来投入4000多万。尤其是2008赛季,第一阶段的小组赛,他们只获得小组第四,而到了第二阶段,他们花大价钱引入外援,1996年NBA黄金一代的首轮28号秀中锋普雷斯特-劳德代尔,在NBL,普雷斯特大杀四方,为凤铝夺冠立下汗马功劳,当时凤铝的教练就说,“我们的外援放到CBA也是相当不错的”。也就是这种砸钱式的作风,让CBA球队心有余悸,成为后来投票中败北的伏笔之一。通过凤铝退出风波,篮协吃一堑长一智,在之后的准入制度中,他们不断打补丁,将连续两年的成绩改为连续三年,而且在评估积分中,青年队的培养也占据了一定的比率。2014年,广西威壮刚进入NBL就夺得冠军,结果这一年的CBA扩军,准入评估根本就没他们什么事儿。规则变得公开和合理了,一切就能画上句号了吗?显然不能。现在,陕西信达也有可能走向凤铝旧路,我们很容易发现一个曾经被忽视的问题,在CBA准入制度下,NBL球队没有未来。2004年,准入制度的第一年,奥神退出,成就了云南红河;2009-10赛季,云南红河退出,直到2013年,四川才通过准入制度进入,CBA联赛有了18支球队;2014年,CBA扩军,江苏同曦和重庆翱龙进入CBA。2016年,姚明上任后,宣布CBA在“5年内不会扩军”(后因疫情继续推迟)。从2004到2023年,19年的时间,只有6支球队通过准入制度进入CBA,而篮协在2008年屡次强调会通过准入制踢出CBA球队,但他们画的饼从未实现,事实上,在准入制度下,真正意义上退出的只有云南红河,不是篮协主动将他们踢出,而是当时俱乐部的老总韩志昆因为贪污被抓,俱乐部群龙无首,丧失经济来源之后不得不解体。无论是当年的广东凤铝,还是现在的陕西信达,闹出这样的风波,都源于NBL的尴尬地位。毫不客气地说,NBL从成立的那一刻开始,草台班子的模样就显露无疑。2004年,CBA取消升降级,采取准入制度,将原来的甲B改名,一开始想改成CBL,一查才发现CBL这一商标已经被中国棒球职业联赛注册,于是改为NBL。改名彰显着中国篮协根本没有充足的准备,他们似乎也没有想到准入制度是对NBL最沉重的打击,这一效仿NBA的制度,完全忽略了NBL。于是,CBA扩军就像挂在毛驴前面的胡萝卜,是投资人继续投钱的最后希望。但这样渺无希望的投资能坚持多久,是一个未知数。一方面,NBL球队需要不停地投资才能维持他们的名额,争冠球队每个赛季需要投入将近2000万,想进入季后赛的球队差不多是1000万,而想保持NBL名额,每年也需要投入4、500万;另一方面,NBL球队不赚钱,版权卖不出价钱,门票收入极少,赞助商基本都是俱乐部母公司的关联公司,而且绝大部分都是以物资来抵赞助费。2008年的凤铝退出风波中,中国篮协各级领导都在宣传会大力发展NBL的价值,然而15年过去之后,NBL的价值更低了。2022年,负责NBL运营的深篮公司给出赛事预算表,预计运营支出为687万,赞助费只有110万,有577万的空缺,深篮公司要求俱乐部承担运营费用的80%,抹去零头,每家出40万。但NBL亏钱不是最大的问题,而是在2022年,深篮公司向NBL的12支球队建议,重新给他们定位,让NBL成为年轻球员冲击CBA的平台,与CUBA、CBDL(CBA俱乐部预备队联赛)合作。这是对NBL球队的毁灭性打击,意味着曾经的甲B,要彻底成为类似NBA发展联盟这样商业价值极低,且未来完全没有上升空间的联赛。我们几乎可以断定,下一次扩军也许就是NBL球队最后的希望,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如果能进入CBA,多年来上亿的投入就有了回报,如果不能进入CBA,未来就只能充当CBA的发展联盟。从2014年开始,NBL夺冠球队只有三支,分别是安徽文一、陕西信达和广西威壮,在CBA未来的扩军中,其实只有一支球队能进入CBA。考虑到陕西信达上一次夺冠还是2018年,如果不能在2023年夺冠,接下来的准入评估,他们的分数必然会低于安徽文一和广西威壮。过去几个赛季,陕西信达不是没有遭遇同样的裁判判决,但这一次冲冠一怒,显然是因为他们知道,继续玩下去的希望已经基本破灭。问问自己吧,没有希望,没有未来,你还愿意坚持吗?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